Fairy

fsn士言
吃的很混乱,雷者自行避雷

【dickJay】【ABO】 分化之后


注意:私设有,设定为A!迪克,O!杰森,其他会在文中提到。
简介:我有独特的被虐狗技巧

「1」

杰森陶德,二代罗宾,现役红头罩,正头疼于自己的第三性征:
——艹他的omega。
这不是第一次,估计也不是最后一次,凶残无比的红头罩对敌时突然感到后方的湿润,来势汹汹的渴望以及被裆部硬甲抵得发痛的——艹!
杰森痛恨这种感觉,倒不是他对omega有什么歧视: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抑制剂作为一种性·解放的宣言和对于alpha沙文主义的反对被推行出世,引起轩然大波。在至今为止的不断改进中,抑制剂的危害逐渐减少,还有应急alpha发情的喷雾也在市面上流行起来,总的来说,成为omega对普通生活并没有影响,发情期也可以来一次舒舒服服的,不必担心标记的性·爱,这挺好
。啊,这一点当然不适用于杰森陶德,他是折翼的知更鸟,蝙蝠侠最重大的失败,在未分化时他带着一身毒打过的伤痕与四肢的严重烧伤进了坟墓,又在意外中凄凄惨惨得在棺材板里活了回来。
死亡都没有阻止他的分化,那个破池子虽然让他活了回来,但并没有治愈他身体上的伤痕。
结果是,充满愤怒与复仇之心的男孩儿变成了一个没有气味,发情期极不规律的怪物。小丑的撬棍损坏了他的腺体,而作为omega,杰森失去了对外界信息素的感知——也就是性别辨识障碍¹,挺有意思的,不是吗?

「2」

当然,他是omega这个事实一开始是罗伊发现的,那是一个特别糟糕的夜晚,废液池,绑架与殴打,爆炸,某种意义上的伤痕累累。
法外者们都累了,但是为了确保与外星人战斗后的安全,他们都要进行身体检查。塔马兰的公主早就回到了房间,军火库也完成了检查,但红头罩没有,而且他的检测仪发出了二级警告。
罗伊作为飞船科技的研究者,对这种情况大为不解,他直接调用了杰森的相关数据查明原因,结果令他大吃一惊:
“天啊,小杰鸟,你是一个omega!”
在杰森头晕脑胀地从检测仪里出来时,就看到了罗伊那张大脸贴在自己跟前。罗伊虽然经常大大咧咧甚至有时让其他法外者恨不得抽他,但大多数时候他也有细心的一面,就像是石头里的钻石一样闪闪发光。
然后他们就分化和内分泌展开了详细的讨论,罗伊是一个alpha,他的味道闻起来平平无奇,那是混合着机油,火药和实验室的消毒水味儿——就像他平时本该的味道。罗伊向杰森解释了检测仪上的各种数值,简而言之,也许他需要一个长期的,稳定的治疗,外加人工alpha素的帮助。罗伊对杰森的病情忧心忡忡,除了内分泌上的混乱外,对方的精神状态也不容乐观,然而杰森对此嗤之以鼻,此事就以杰森的单方面拒绝告终。
然后知道了他的omega属性的是前黄金男孩,现夜翼,四处乱荡的大蓝鸟。可以这么说,如果迪基鸟知道了,大概韦恩们都会知道了。秘密的暴露完全是一个偶然,夜晚,非发情期,没有罪犯要打击,杰森在自己的安全屋里打扫卫生。然后是小警察迪克格雷森,带着打包过来的披萨外加芝士球与辣香肠,请求一次友好的问候并邀请共享披萨。
傻瓜才会拒绝,不是吗?
然后在吃饱喝足之后,他们就一些不太敏感的话题聊了起来,杰森嘲笑对方被不止一次当做omega追求后,凑近嗅了嗅他的后颈。
嗯,先是一股香味,暖洋洋并且甜甜的,就像是——啊,麦片加上果酱的奇妙味道。确实很容易被当成omega的香味,但是如果再闻久一点,就很容易嗅到里面暗含的苦涩,血,还有其他阴冷的味道,像黑铁般冰冷,皮革似的粗糙。
迪克先是抗议了杰森的嘲笑,认为这完全是众人对他的误读导致的;再是对于杰森贴近他后颈的行为表示不解,然后恍然大悟:“小翅膀,你是……分化了吗?”
艹,他忘记这是显而易见的分化行为了!
迪克趴在他身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你用了抑制剂喷雾吗?不对,就算用了也是有味道的。”黄金男孩儿并不笨,马上他就反应过来是杰森出了什么问题,不依不饶地开始追问。无奈之下杰森只有拿外星科技这样搪塞过去。“真的吗?”迪克半信半疑,最后勉强相信,离开了安全屋。
结果第二天迎接杰森的是穿着正装的布鲁斯,和跟在他身后闷闷不乐的达米安。

「3」

杰森早该发现罗伊对迪克怀有旧情——他把关于杰森的事已经说了有七七八八(嘿,分明是夜翼告诉我蝙蝠要你的安全报告,结果最后真变成了蝙蝠侠接电话,太可怕了你知道吗伙计?)。
现在的情况是他被迫被要挟回家,接受一次蝙蝠侠式的全身检查。
他现在可以闻到老蝙蝠的味道了:那说不上是什么味道,但他能闻到哥潭夜晚的阴冷,像烟一样的孤独,以及,奇怪的宽慰与理解,所发出的淡淡的温暖与甜蜜。
红罗宾靠在旁边——显然是从少年泰坦赶回来的——把他的全身检查都念了一遍,着重强调了omega腺体断裂与感官性的识别障碍,迪克与布鲁斯小声交谈,达米安看上去并不想参加这次家族的讨论中,坐在一旁与他的大丹犬玩耍。
你看,所有人都这么无聊,所以去闻小红这种事情显然不能怪他。
提姆身上有什么味道呢?他是一个alpha,在以前没被绞进家族事业的时候就耀眼得很,他的信息素闻起来浓重,像是一种前调很浓,后调沉重的香水,无以伦比,闪闪发光,嗯?不对,还有,杰森面不改色地闻了闻,爆炸一样的占有欲,扭曲的欲望,甜蜜的友谊,征服后的快感……等等,这闻上去像alpha的相互撕咬?
“提宝你是和alpha上.床了吗?”杰森睁大眼睛看着对方,“那个克隆体?”
提姆先看了一眼布鲁斯,确定他们离得足够远,转过来盯着杰森:“你在开玩笑?还是你闻出来了,大红?”
“天啊,你真的和那个氪星人……不是说alpha与alpha之间会互相敌视吗?”
“嗯哼。”提姆看上去毫不在意,“我爱他,所以这是你情我愿的,再说只要把alpha艹开了什么事都可以解决了,不是吗?”
你看,有很多时候不是杰森觉得冤枉,但那个最会出其不意说奇怪话的人根本不是他好吗?

「4」

事情最后是这么解决的,迪克负责照顾杰森,不管他在没在布鲁德海文,总之由韦恩科技来研究这种难以治愈的疾病。
杰森吞了一肚子的苦水,他是可以随时甩掉迪基鸟,比如去外太空避一避什么的,但他最终留下来了,准时接受劳役,以及迪克的话痨念叨和爱的抱抱。
他有点喜欢迪克的倍伴,他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老实说,这都吓了他一大跳。
他们顺利成章地住在了一起,杰森的omega信息素由无到有淡淡的一点,味道大概就像迪克描述的:爱,和火药味。
他们经常在床上缠绵,亲吻。但更进一步是在迪克死而复活后:他的心烂了一个大口,然后最终被理解与原谅填补,它会愈合,留下淡淡的疤痕与曾经的痛苦。
迪克亲吻他的额头,他的眼睛,他的嘴唇,在被标记时,一切都显得那么完美,汗液的味道,信息素的交缠,紧握的手。
还有一句我爱你。

「5」

在他遇见超人的时候,相同的理解与宽慰,与蝙蝠侠如出一辙,氪星最后的孩子在孤独中握紧了对方的手——
“这是一股恋爱的酸臭味吗?”杰森喃喃自语。
“嗯哼,小翅膀,让他们谈恋爱,我们走吧。”迪克满不在乎的回答道。

¹:指的是杰森可以把信息素具象化,所以alpha信息素对他毫无吸引力,这也是为啥他可以明白B和T的事情。

评论
热度(101)

© Fai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