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ry

fsn士言
吃的很混乱,雷者自行避雷

【蝙超】诅咒


大概是迪克帮忙找小妈??
骑士巫师AU,年轻一点的超超与中年蝙蝠,如果有OOC全是我的错。

「1」

卡尔·艾尔很少因在外乡而感到孤独,尽管孤独感是他本身——克拉克·肯特身上流动不止的血液。
现在,他在哥谭错综复杂的窄街小巷里穿行,突然间想起了堪萨斯微风吹动下的连片小麦田,更加年轻的自己在深处静静飘浮,像是一条碧绿海洋里的鱼。哥谭就像是堪萨斯的反义词,仍然可见几处尚未消除的黑魔法印记,路灯旁的黑暗里小混混伺机而动,虎视眈眈。卡尔,准确地说是克拉克,只想加快脚步到自己的落脚点。
他实在对哥谭提不起好感,这座城市像是个怪物,在光鲜亮丽的大都会映衬下显得阴森可怖。它盘踞在东海岸边缘,在一群黑暗法师,佣兵,杀手,刺客的光顾下生机勃勃地发展,也因此恶名昭著。要不是一位挚友信誓旦旦地向他保证,只有在哥谭可以彻底治愈他,克拉克宁愿一头栽进星球日报繁重而枯燥的核对中,心甘情愿地受莱恩小姐的奴役。他是对这位大都会的干练女性有很强的好感,但是从目前看来这希冀只是一场单方面的空梦,同时,双重身份也让小镇男孩止步不前,犹豫不决。
夜翼——也就是迪克格雷森,一个好小伙,虽然他不比克拉克小几岁,但明显更有年轻人的热情与活力。当时克拉克化名卡尔艾尔,已经由一个懵懂小子成长为人们口中的“钢铁之躯”,巨剑上的“S”符号也逐渐为世人知晓,他在一次偶然机会下结识了夜翼。作为一个富有经验的骑士,夜翼简直是他见过最奇怪的巫师了,首先,他穿着一身漂亮的紧身黑蓝双色制服,外套一身轻甲,没有披风包裹他的身体;其次,夜翼精通格斗,善于占卜,把长棍作为武器,但很少使用巫术。他没有一般巫师那样神秘,但刚一见面就扑向卡尔的热情绝对与众不同,没有多久他们就成了朋友。
卡尔虽然有“超人”之名,但是仍对巫术没辙,这甚至意味着他很难被白巫术治愈。所以当他恰好被愤怒的黑巫术击中时,强大的骑士的内心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他不用细想就知道这不是容易解决的麻烦。可以说是不出所料的,一个强大的饱含恨意与魔力的诅咒,让卡尔的力量逐日削弱,肉体变得虚弱如同凡人。在大都会最好的巫师表示了无能为力的惋惜后,卡尔听从了夜翼私下的建议,决定前往哥谭。
现在,克拉克再次后悔拒绝迪克的帮助独自一人在哥谭瞎晃荡,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人畜无害的小记者在漆黑狭窄的小巷被人围堵,这简直是哥谭夜晚的开胃菜。在慌乱的逃跑中,傻乎乎的外乡人肯特先生一不小心跑丢了路,更糟的是,他跑进了一条死巷子。
从来没有被歹徒追着跑的小镇男孩狼狈极了,他从没像现在这样希望自己与众不同的“能力”恢复,但这种突发事件的可能性近乎于零。就在克拉克慌乱无措准备接受人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暴打的时候,一个身影从天而降——
那东西就像是这座城市的化身,他浑身漆黑,背翼舒展,长爪尖利,动作敏捷而有力,像是一只怪兽。但当克拉克注视他的面庞时,却看到了这非人之物惨白的嘴唇,挺直的鼻梁,白色晶石覆盖着的双眼,以及他标志性的蝙蝠标志。
啊,是了,夜翼信誓旦旦地向他保证的,能救他于水火的黑暗骑士,在通过使用技巧性极强的连串招式打晕这一帮混混后,用他沙哑低沉的声音恶狠狠地警告克拉克:“滚出我的哥谭,外乡人!”
这就是迪克提到的关于蝙蝠侠的“小小”毛病:排外,以及多疑。但它们的程度在克拉克看来完全可以提升到“严重”的等级,并且就凭这骇人的恐吓,克拉克心里对面前的救命恩人也难免产生了怀疑。
黑暗骑士没有理睬克拉克的沉默,在他掀起披风,打算隐逸在茫茫黑夜之中,身后这个身着斗篷,戴着黑色兜帽的傻小子突然掀开帽子,露出英俊漂亮的面庞,诚恳地请求到:“请您帮帮我,我现在中了诅咒,迪克说只有您才能帮我解除它。”
巨大的蝙蝠转身,用他冰冷的白色眼睛盯着克拉克,似乎是在估量他话的真实性。半晌后,克拉克听见了那如野兽般低吼声:“跟上。”
他们消失在了哥谭浓重的黑暗中。

「2」

布鲁斯觉得迪克越来越胆大妄为了。
自从那孩子离开哥谭,以夜翼的身份独自闯荡,还创建了一个都是像他一样半大年轻人的团体时,布鲁斯觉得自己老了十岁。
诚然,迪克是一个很棒的男孩儿,他聪明,好学,并且有满腔正义与热情。布鲁斯一直把他当成自己年龄稍小的兄弟和自己的孩子,黄金男孩,活力双雄的一员,十分可靠,值得信赖。
才怪。
啊,现在,让他收回前言吧,夜翼,把一个可怜的陌生人交给黑暗骑士——那个自己就身中无法解除的恶咒,永远保持着半人半兽形态的哥谭恐怖传说——让他来治愈这个大都会圣骑士,虽然从现在看起来就是一个小可怜,因为之前的四处瞎跑而面色潮红,眼泪汪汪,露出与大块头身材不符的腼腆笑容。
尽管如此,布鲁斯还是核查了对方的巨剑,铠甲,和斗篷上的“S”符号。
黑暗骑士头痛极了,对于这个“超人”,他略有耳闻,事实上,他对这远超常人的能力持怀疑态度。谁知道在这表面的忠诚与善意背后有设有阴谋或野心呢?或者试想一下,这样强大的力量若被人控制,或倒向黑暗,谁又来阻止他呢?
迪克常常批评布鲁斯,说他是控制欲过强,因此总是往最坏的地方考虑,也总以为“夜翼”不可以独当一面。当然,这里有一部分是对的(虽然他不会承认),但另一方面,这就是布鲁斯的行事准则,他不会轻易交付信任,哪怕对方是所谓完人。
布鲁斯谨慎地考虑,最终把卡尔安置在他的一个安全屋——哥谭钟楼,由红罗宾帮忙布下的魔法阵外加联通庄园的晶石监控,足够保证卡尔不会构成威胁。
骑士看上去小心翼翼,好奇,还带着些许怀疑,但仍然十分温驯地跟在男人身后。他与这黯淡却疯狂的哥谭格格不入,他漂亮得好似玻璃珠透亮的蓝色眼睛闪闪发亮,那些在哥谭里难得一见的温柔与善意让布鲁斯揉了揉眉头。下次,他疲惫地想,不管怎么样先把迪克打一顿再说,什么东西都往家里领可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在布鲁斯回到蝙蝠洞后,他注意到不止有阿福在魔法屏前守候——他忠实的管家总是拐弯抹角地“提醒”他注意身体健康,或者指责他在夜巡里出的毛病——还有两位:他的幼子达米安韦恩与三子提摩西德雷克,前者怒气冲冲,后者兴趣盎然。布鲁斯只觉得自己的耳朵痛得厉害,果然,只听见变声期男孩特有的低沉嘶哑的吼声:“父亲,安全屋里的那个人是谁?”
青春期的男孩,糟糕。

评论(8)
热度(70)

© Fai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