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ry

fsn士言
吃的很混乱,雷者自行避雷

【蝙超BS】墓地里的男孩 《坟场之书》au

03 克拉克与墓地里的朋友

 看上去年轻但是严肃的保护人布鲁斯韦恩先生并没有像克拉克预想的那样频繁出现,相反,他现身于坟场的时间只比以前多了一点。而送来食物的责任则更多落在了克拉克从未见过的“幽灵”上。

 克拉克第一次见到迪克·格雷森时,对方是一个看上去与他同岁的、穿着一身夸张紧身戏服的小男孩。男孩拿着用一个大便利店纸袋,坐在教堂祷告椅上晃荡着腿。教堂只有彩色玻璃透过来的暗淡光束,慈祥圣母的影子斜斜地映在地砖上,扭曲成不祥的暗棕色。克拉克在后门的破旧立柱小心翼翼地躲着,犹犹豫豫,踌躇不决。那男孩突然扭过头,睁得大大的蓝眼睛盯着克拉克藏身之处,然后灵敏地跳下椅子跑了过来。 克拉克被吓了一跳,那男孩简直像是小炮弹,对准克拉克直直地扑了过来:“你就是克拉克吗?你也是黑发蓝眼睛,果然是布鲁斯的风格吗?”

 克拉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男孩儿的身体擦过克拉克的皮肤,像冰一样凉冷,雾一样柔和,他身上还有冰冷的花香——那种死去的芳香,像是沾满露水的新鲜马蹄莲在被折去时的香味。最让克拉克震惊的,是这孩子烟一样的身体,模糊像是雪花闪烁着的屏幕里的身体。这明明白白向他昭示着:他是一个幽灵。

 “你是一个幽灵?”小肯特把眼睛瞪得浑圆。 

“对呀!”那男孩似乎半点不在意地回答道,好像一个幽灵拥有活人颜色的身体是是一件芝麻小事一样。

 “你像仍然活着一样,你与我的爸爸妈妈都不同!”克拉克习惯把别的墓地居民与肯特夫人作对比,在这里,没有比他父母更是幽灵的“幽灵”了。

 “这个你不用管,我叫理查德·格雷森,但是大家更爱叫我迪克,我是布鲁斯的第一个养子,但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与我并没有监护人预备监护人关系。”男孩冲他眨眨眼,“他在忙一些「边界」上的事情,所以我暂时代替他保护人的职责。”

 克拉克对此半信半疑,但他还是在疑惑中收下了他一周的食物。

 ♪       ♪       ♪       ♪       ♪       ♪ 

后来克拉克与迪克越来越熟——准确地说,是迪克快速地单方面熟悉起来,男孩教他拼字与写作,阅读与朗诵,还有许多或真或假的小故事。迪克·格雷森像是燃烧着的火焰,一缕晨曦,春天里第一朵嫩芽,就好像他从未死亡,鼻翼微动还可以呼出热气。克拉克对他越发好奇与热情,他从未踏足人间,但那男孩却引导他“看见”从未见过的奇幻世界,感受活着的人生活的绚丽。 

有一次,男孩在他面前化为成人,紧身衣也变成了衬衫与牛仔裤。他与克拉克坐在荒石上,石隙里伶仃地开着些婆婆纳与勿忘我。晚霞中的玉米田沙沙作响,四周空旷,只有迪克的絮絮低语:“小克拉克,你看,生命有那样多的样子,那么多的形式,而我们不过是这繁多生命里小小的一粟罢了。” 

克拉克这才感到迪克有一点像幽灵的样子,因为死人的想法是冰冷而固执的,像是沙漠夜晚的石头。 

“我小时候——就是死之前,是马戏团中的一员,我在马戏团长大,与我父母一同登台,大家叫我们‘飞翔的格雷森’。”迪克揉了揉克拉克的头发,声音平稳,“然后在我七八岁的时候,我们像以前一样表演‘空中飞人’这个项目,但是突然绳子断了,我就向下坠落,坠落,感觉比任何飞翔一次都长。妈妈为了抓住我,她去拉我的时候也掉了下来。然后我与我的父母,都在同一天丧命黄泉,这成了一起严重的事故,从此再也没了‘飞翔的格雷森’。”

 克拉克拉着迪克的手,默默不语。以他的年纪,其实很难理解人世里的不幸,但是他也察觉出了迪克的异样。男孩总是当一个合格的听众,温驯地抚慰墓地的来客。 

“小克拉克,你得明白,死着与生者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习惯了独处,因为时间在我们脱离人世时就停止了。但你是不一样的,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在坟场长大的男孩,你会发现外面世界的精彩,自己的格格不入,困惑与孤独。”迪克握紧了克拉克的小手,“但是你不要害怕,你要慢慢接受,因为这也是生命的形式。”

 月亮已经升起来了,两人在月下静坐,只有克拉克小声的呼吸声。

 ♪       ♪       ♪       ♪       ♪       ♪ 

他们谈话也经常谈到布鲁斯·韦恩,这也是一个共同的话题。

 “布鲁斯看上去不好接近,因为他就是这个样子,偏执鬼,自大狂,强制性焦虑症与疑心病患者,”迪克做了个鬼脸,克拉克被逗得咯咯笑,“但是他是一个很好的人。” 

“其实我都觉得奇怪,因为我们这种人会尽可能地减少与活人的羁绊,布鲁斯既然答应做你的保护人,那他肯定会尽全责的。我倒希望你能让他稍稍改变一下,起码改掉这种做事一人任性的情况。”

迪克嘟嘟囔囔着起身,拉起克拉克的手,领他朝墓地深处走去。

 “韦恩先生为什么要做我的保护人?”克拉克问到。 

“问得好啊,男孩。依我看,大概是因为你与达米安同岁?” 

“达米安是谁?”克拉克一脸茫然。 “我们家最小的弟弟,达米安·韦恩,今年八岁,但说起话来像是个小老头,与你完全不同,下次我可以把全家福带过来给你看。”

 “他也是个幽灵吗?”

 “不是,他,嗯,应该与布鲁斯一样,是一个独行者(solitary type),他与布鲁斯待在一起行动,守护「边界」的安全。别问什么是「边界」,不准撒娇。好了男孩儿,你该去睡了,我们明天再……”

 无月的夜晚,只有几颗疏星高悬夜空,无言窥探地下的两个身影。

TBC

写后感: 今天的主题是迪基鸟卖布鲁斯的安利与#迪基讲哲学#系列,大家就当看世界观了(。

评论(1)
热度(22)

© Fai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