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ry

fsn士言
吃的很混乱,雷者自行避雷

【蝙超BS】墓地里的男孩 《坟场之书》au

02 保护人

克拉克逐渐长大。

他坐在墓地的台阶上,把自己隐藏在长得茂圌密而杂乱的灌木林后面。男孩有几乎透圌明的蓝色圌眼睛,像是一片彩色玻璃支离破碎,他乱糟糟的黑色卷发几乎盖住了他的眉毛。

男孩已经八岁了,他很听父母的话,但他也有与普通孩子一样的旺圌盛的求知欲,自从他学会说话,他就总是提出很多问题:“为什么我不能到坟场外面去?”“为什么我不能像你们一样行走呢?”大人们总是有很多解释,但也常出现模糊的、前言不搭后语的矛盾答圌案。男孩因此更愿意自己探索,他像是堪萨斯生命茂圌盛的野草,向深深的地圌下扎根,在小小的墓地里慢慢长大。

克拉克由他的保护人——布鲁斯·韦恩先生抚养,他是第二个获得在坟场行动权圌利的“人”,但他鲜少出现在墓地,证明他曾来过的证据,仅仅是放在墓园坡下教圌堂座椅上的食物与书籍罢了。

玛莎·肯特曾在夕阳中打理她墓前的杂草时对克拉克说到:“韦恩先生是一个心肠很好的人,宝贝。”

“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妈妈?”

“男人们总是忙这忙那,四处奔波。”玛莎漫不经心地回答他。


克拉克已经熟识全部的字母,一些简单单词与稍稍生僻的短语。如他的名字₁那样,男孩似乎对文圌字格外敏圌感,他会抄写下墓碑上的句子,名字,并且尽他之力做出翻译。字典与书就放在教圌堂矮凳上,只要他需要,随时可以到教圌堂去取。

这一天与以前并无不同:暮色苍茫,男孩沿着小径一路向下,路边的向日葵一株一株直立着,开得恹恹的,还有无人照料的蒲公英一团团簇拥着,风吹的时候却也不见飘絮。教圌堂早被荒废了,中圌央圆顶与半圆屋顶的破洞斜斜漏下几束光,斑驳地拢在一具棺圌材上。这里从来没有这具棺椁,它是半掩着的,可以看见绷在棺圌材里的天鹅绒绸缎。克拉克的心莫名地“怦怦”跳了起来,他小心翼翼地靠进棺圌材,但让他惊讶的是,里面不是什么骸骨,也不是什么尸体,而是一个年轻男人。小克拉克只见过几个老幽圌灵,年轻女人,早夭的孩子,事实上他也不知道年轻是什么概念,但是这位躺在棺椁里的先生头发乌黑,像是克拉克自己,而不像他的爸爸乔纳森·肯特那样两鬓斑白;他的皮肤光滑、苍白,脸颊向下凹陷,眼下有深深的阴影,脸上没有一丝血丝。泛红的夕阳缓缓地褪去,只留下浓重的、化不开的黑圌暗流水般侵蚀。

阿圌波圌罗的马车带走最后一片光辉,男人猛然睁开了眼睛,猫一样的竖瞳嵌在蓝色虹膜之中,把克拉克吓了一跳,直直地跌坐在地上。

但是每个夜晚都是寂静的,这个夜晚也一样。

这是克拉克·肯特第一次与他的保护人相遇,但是任何名字是具有魔法效力的,当布鲁斯·韦恩念出克拉克的全名时,他们感觉彼此相识,像是从未分离。

克拉克从地上坐起来,试探地问到:“韦恩先生?”

他的保护人撇了他一眼,把抿得紧紧的嘴唇分开:“是的。”

克拉克张了张嘴,但是最终什么都没说出来。月光下,保护人先生那明显的希腊式鼻梁,微微卷曲的黑发,高高的颧骨,如涂了牛油般闪闪发光,这与他那暗淡无神的玻璃珠似的眼珠子极不相称,同时,他也注意到,男人锐利的竖瞳也消失不见了,仿佛他的尖锐、病态的漠视在一瞬间都消失了似的。

他最终放弃了说话,在简短地道了晚安后匆匆回到他的父母身边。

月光无声地栖息在他的发梢。


布鲁斯·韦恩仍记得他第一次见到这男孩,他在一块小小的红色襁褓中,烈火把他的脸蛋映得发红。克拉克不是第一个闯入边界的人,也绝不是最后一个。他至今都记得在飞绳上坠落的红胸知更鸟迪克,在成长后变得强壮,他的第二个养子杰森因被圌迫转化而死亡,在他品尝再次失去的痛苦时,提摩西·德雷克坚毅地踏进了他的生活,后来又有他的骨中骨、肉中肉——达米安与他共同守护那些失落与觉圌醒的秘密。但克拉克不同,他与他的联圌系像是绳结,是比监护人与被监护者更为牢固的纽带。

布鲁斯韦恩凝视着屋顶上正高悬的明月,陷入长久的冷漠与沉静之中。

TBC

写后感:
大概就是说酥皮与老圌爷认识啦但是老圌爷表示无感,因为老圌爷内心脆弱(并不)又很怀疑自己能不能get√新关系,本文大概就是围绕两个人如何成长,成为彼此的锚吧,所以酥皮你要加油啊!
₁是指克拉克在拉丁语中有擅长文书工作的意思。

评论(1)
热度(28)

© Fai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