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ry

fsn士言
吃的很混乱,雷者自行避雷

试阅【蝙超BS】墓地里的男孩 《坟场之书》au

01墓地新驻


 堪萨斯小镇沐浴在一片黄昏中,广阔而静谧的田垄旁隐秘地藏着小小的农庄,每家每户都隔得那么远,窗内渗出的零星的灯光与晚霞上方的星星交相呼应着,预示着这是一个宁静的夜晚。
 但它不是。
 墓地还像以前那样,最后一缕霞光黯然离场后,死者慢慢从自己的坟里走出来,身影像是暗淡褪色的绸缎,你可以看见他们饱满,光滑的额头与手臂,但那其实只是月光,雾与阴影罢了。
 已故的肯特夫妇沿着墓地蜿蜒的小路向下,他们在生前只是普通的农民,普通的夫妻,有自己的一方玉米地,生活说不上贫穷或富裕,一生也没有经历过什么坎坷与波折,大概唯一的遗憾是没有一个孩子。乔纳森·肯特先于他的妻子玛莎离世,源于他那突发的心悸,但是死亡并没有让他们分离。对一位死者来说,死亡就像是睡了很长一觉,适时醒来,慢慢接受自己已经死去的事实,生前的痕迹会像月下低啸的风一样褪色,就像他们自己。
 直到一声长鸣,肯特夫妇抬头看去,一颗星星从远处坠落——不,那不是星星,它是一颗燃了的大火球,它渐渐逼近,最终狠狠撞在了农田的尽头。夫妇俩小心地快步走向它,火光中,“火球”的原型渐渐显露,这是一艘外形如同摇篮样式的飞船。随着那无法形容的美妙旋律,像是八音阶梯缓缓升起,舱门打开,一个婴儿在他小小的床里安眠着。乔纳森·肯特小心翼翼的把那孩子抱出来,他感到一种使命,当那男婴在他怀里醒来,无知无惧地冲他露了个笑容时,这种突然而起的使命感让他满足。
 玛莎·肯特从他的手里接过那男婴,不用言说,她早在他的一举一动中知道了他的愿望,他们会收养他,照顾他,即使他是那陌生飞船里的天外来客,即使他们是坟场中飘荡的幽灵。
 响声同样惊扰了其他幽灵,他们灰色的影子在坡顶聚集。
 “嘿,玛莎,那是什么?”怀特夫人是第一个发问的,她在生前与肯特夫人是好友,这份友谊在她们死后也没有变质。
 “一个婴儿,亲爱的。”眼尖的怀特先生粗声粗气地回答。
 “天啊,一个活人!”格林小姐用她细细的嗓音尖叫了起来,“这真是太不合规矩啦,难道你不觉得荒唐吗?坟场不是一个活人该待的地方!”这位不到25岁就猝然离世的小小姐愁眉苦脸,堪萨斯酷热的炙阳,风沙,让她早早死于异地他乡*,也让她在死后都保持着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我倒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但那孩子哪儿来的?”怀特先生问道。
 “就在墓地的进口,那个孩子在雕像下的石头上。”玛莎·肯特开口了,她想都没想,但她撒谎就像它是一个已定的事实那样。她没疯,让这孩子在一堆死人中长大,在墓地里长大本来就是够怪的事了,但她还是希望用谎言保护他免受非议。
 “肯特先生,他叫什么?”居民们围在夫妻身旁,看着这个新生的生命,活人与死人之间,界限如此清晰,像是晨昏线那样泾渭分明。 “克拉克,克拉克·肯特。”夫妻俩早就取好了这男孩的姓名,只是没想到相逢如此之晚。
 墓地罕见地热闹起来,人生前也许是不平等的,但在死后却都享有一个座位。居民们都对怎么处理这个即将在他们之中、或不在的孩子的生活问题,以及在哪里安置他展开了激烈的讨论。直到黎明到来之前,最后一颗晨星滑下天幕之时,四周突然进入粘稠的宁静之中:一匹高大的白马慢慢沿山坡小路走上来,四蹄踏过还未苏醒的矮树丛,沾有晨露的灌木发出“沙沙”声。懂马的人叫它“灰马*”,这马上侧身坐在一名女子,【一名从头到脚都是灰色的女子。她的的长裙和披肩仿佛是用古老的蛛丝织成的。
 她的脸色平静而安详。
 他们认识她,墓地的居民都认识她。在我们生命的最后一天,每个人都会遇到这名灰衣女人,从此不会忘记。】
 【她开口对他们说话了,嗓音如银铃般悦耳:“死者也要乐善好施。”说完,她露出了微笑。】
 白马慢慢踱步,至远处时,马蹄声化为了阵阵雷声,马腾跃而起,消失在了日光里。
 男婴,也就是克拉克,被授予了在坟场行动的权利,他大概也是第一个在死人中生活的人。温暖的阳光洒进墓地,幽灵们都回到了地下休息,克拉克则被抱入了夫妻的小墓室中。乔纳森·肯特用他粗糙的指腹刮过这孩子的脸与额前一小撮卷发,最终与他的妻子消失在了日光中。
 克拉克睁大眼睛,吐着泡泡,像是好奇为什么旁边的人都不见了,那孩子挥舞着小手,像是终于疲惫了一样,合上了眼睛。 TBC
 写后感: 本来打算让老爷第一章就出来,结果我这个拖延症硬是把他拖到了下一章· · ·
 *1历史不好的作者表示应该是西进运动或是南北战争。 *2灰马:来源于《圣经》,灰马象征死亡。

评论(14)
热度(35)

© Fairy | Powered by LOFTER